【第85期】黄明胜:为什么公司会公开打脸CEO言论?

企业官方打脸高管或CEO的言论,首要目的是将企业与个人声誉进行责任切割,避免不当言论带来的连带伤害

【第85期】赵明:PR为什么要有不同的话语体系

PR部门必须对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沟通方式和话语体系。公共关系极少通过面对面沟通来干预人、调适人的行为,在更多的情况下,是通过媒体介质来和不同人群进行沟通

【第85期】朱旭东:为仁恒品牌的演讲,其实是说给我们自己人听的

人生就是因为有遗憾才圆满的。留给自己一个遗憾,就像是一种追求,也像是一个目标,一直在前面,会让自己的生活与工作更有奔头

【第85期】快刀何:未来的公关公司长啥样?

我们归纳一下未来公关公司可能的样子:人效超高,杠杆强大,与机器智能融合或互补

【第84期】赵明:100篇公关稿不如1个代言人

只有品牌个性与代言人个性准确匹配,才会产生传播识别的同一性,有效强化该品牌在公众心中的独特位置

【第84期】朱旭东:致敬考夫曼先生

艺术之美,无谓古今,不分中外。这是一场融合东西方文化的当代艺术作品展,所陈列的每一件作品都蕴含了艺术家想传递的故事,与考夫曼先生一起重温这跨越数百年的华夏文化。

【第84期】徐茂利:公关不是背锅侠

公关没有被赋予相应的权力,却要扮演问题解决者的角色,只能沦为背锅侠,除了推诿搪塞无所作为

【第84期】黄明胜:官宣文本的公关审美

每个行业生态不同、受众不同,再加上传播语境的裂变,新时代公众接受信息的宽容度和个性化正在形成

【第84期】李国威:公关能否实现工业化

公关也许不会有真正的工业化,但是成功的公关机构和个人不是靠灵感,而是持续练习手感,不断完善属于自己的核心套路

【第83期】黄明胜:危机漩涡中的背锅侠

公关人固然需要自强自律,提升专业素养和专业技能,为企业处理危机发挥关键作用。同时,还要整个企业生态中赋予合理权限,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