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一窥古希腊时期的战略思想

本文作者: 何辉

文>何辉


修昔底德出生时间约是公元前471—前455年或公元前460—前455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于公元前431年。据修昔底德称,公元前424年他当选为雅典十将军之一。他在战争爆发之初,便开始写作《伯罗奔尼撒战争史》[1]。大约在公元前400年到前396年之间,他未完成这部书便去世了。他认为这场战争的缘起,是雅典人与斯巴达人无休止地追求权力,而雅典势力的增长引发了斯巴达人的恐惧。[2]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博弈,最后以雅典失败而告终。在本文中,我想简略分析一下战争初期雅典和科林斯(科林斯属于斯巴达领导的伯罗奔尼撒同盟)的对外战略,并由此一窥古希腊时期的战略思想。


爱皮丹努斯之争及科林斯、科基拉的对外战略及战略传播


一个很小的事件,往往会引发巨大的后果,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爆发,也是从一个小事件开始的。科基拉(Corcyra)的殖民地爱皮丹努斯城(Epidamnus)因受流亡者劫掠,向科基拉求援遭拒,于是向科林斯(Corinth)求援,科林斯派兵出援爱皮丹努斯城。科基拉人因爱皮丹努斯投靠科林斯而大为愤怒,故派兵前往围攻爱皮丹努斯城。


    从地缘上看,科林斯距离爱皮丹努斯城比科基拉距离该城更远。科林斯位于地峡南端,爱皮丹努斯城在科基拉岛的北面。科基拉在伊奥尼亚海北部。主要的战斗在海上进行,科基拉占有优势,他们有120艘战舰(其中40艘在围攻爱皮丹努斯城)。科林斯方面只有75艘战舰。科基拉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他们摧毁了科林斯15艘战舰,爱皮丹努斯城向科基拉投降。这样看来,科林斯援助爱皮丹努斯城是战略上的失策。在海上力量明显不占优势的情况下选择战争,失败的结果几乎不可避免。


科基拉人的胜利促使科林斯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大举备战,科基拉人开始感到恐慌,开始寻求加入雅典同盟。科林斯人和科基拉人都前往雅典游说。《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详细地记述了双方的发言。这是该书中修昔底德对战争双方发言的第一次详述。[3]我们可以将双方对雅典人的发言视为重要的战略传播行动。科基拉人这次战略传播的目标是赢得雅典的认可,其战略是加入雅典同盟,借此对抗科林斯。科林斯人的战略目标则是阻止科基拉与雅典联盟。


科基拉人发言的第一段,先采用了以退为进的策略,承认了己方的缺点、之前的战略性错误,并说了明确的需求。发言者试图赢得雅典人的同情,同时也恭维了其实力。当然,他们也开宗明义地说明了他们愿意接受雅典的某些条件,也会对雅典人心怀感激。


科基拉人发言的第二段,明确说明了雅典允许科基拉加入同盟的四点好处。他们分析了科林斯人的动机——即消灭科基拉或吞并科基拉以增强其势力,最终将威胁雅典。科基拉人还明确说明了自己的政策是先发制人——这也是科林斯的战略选择。他们鼓励雅典接受他们入盟。


科基拉人发言的第三段,试图说明科林斯人在解决爱皮丹努斯城争端时选择了战争,而不是选择仲裁方式,指出了科林斯人选择的错误和非正义性。跟着,科基拉人顺势劝诫雅典人不可对科林斯人让步。


科基拉人发言的第四段,说明了自己加入雅典同盟的正当性,进一步指出科林斯人是侵略者,在政治上的不道德,并通过对自身的正义性说明,以争取雅典的支持。


科基拉人发言的第五段,强势说明了联合科基拉对于雅典的战略意义,同时也点明了雅典人的担忧——即担心与拉栖代梦人(Lacedaemonians,即斯巴达)所订立的休战合约遭到破坏。


整体来看,科基拉人的发言咄咄逼人,既强调了让其入盟的好处,也强调了拒绝其入盟的可怕后果。


科林斯人发言的第一段,指出科基拉人原来的不结盟政策居心叵测,绝无善意的动机。在这个问题上,科基拉人已改变了不结盟政策,因此科林斯人的攻击时机不太恰当。


科林斯人发言的第二段,试图说明自己的正当性,这种正当性建立在其他殖民地对科林斯都很尊敬的论据基础上。但是,在这一段中,科林斯人的发言暴露出明显的弱点——其中有一句:“即使我们错了,他们的正当做法也要得到我们的准许。”[4]——这种表述显得底气不足,而且在逻辑上也缺乏严谨性。


科林斯人发言的第三段,依然从道义上攻击科基拉人的行动。在第四段发言中,科林斯人继续从道义上攻击科基拉人,同时也指出雅典如与科基拉人结盟,将失去人心。这一段发言,也暴露了科林斯战略目标的模糊之处——科林斯希望雅典中立,或者与科林斯结盟对抗科基拉。


科林斯人发言的第五段,强调自己曾经对雅典的友好行为。在随后的第六段发言中,科林斯人提醒雅典不要受科基拉的诱惑试图建立强大的海军同盟。在第七段发言中,科林斯人警告雅典不要成为科林斯的敌人,不要吸收科基拉入盟,不要支持和唆使他们作恶。


整体来说,科林斯人的发言更倾向于道德诉求,同时也暴露了战略目标模糊、逻辑不严密等问题。对雅典的战略传播活动的赢家,是科基拉。雅典经过两次公民会议,决定与科基拉人建立同盟。雅典选择允许科基拉入盟,显然体现了其政治方面的现实主义,这是一种基于利益的战略选择,雅典显然认为这一战略选择对其有利。


波提狄亚(Potidaea)之争及雅典与科林斯的战略


科基拉海战后,雅典与科林斯的矛盾与争夺加剧。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之子柏第卡斯(Perdiccas)也变为雅典的敌人。他反对雅典,是因为雅典与他的两个兄弟结盟反对他。柏第卡斯于是争取科林斯,支持波提狄亚的暴动。波提狄亚位于马其顿东南的地峡上、色雷斯湾的北部,是雅典的一个纳贡者,也是科林斯的殖民地。


波提狄亚暴动后,雅典派出30艘舰船和1000名重装步兵前往马其顿,准备和柏第卡斯的两个兄弟联合起来对付柏第卡斯和科林斯人。科林斯人害怕失去波提狄亚,于是派出重装步兵1600名和轻装步兵400名前往色雷斯,这支部队由阿里斯特乌斯(Aristeus)率领。雅典人随后又派出2000名重装步兵和40艘舰船前往波提狄亚镇压暴动,这支部队由卡里阿斯(Callias)统帅。波提狄亚人和阿里斯特乌斯率领的伯罗奔尼撒人在波提狄亚北部的奥林苏斯(Olymthus)扎营。


为了争夺波提狄亚发生了一场小规模战争。当时,卡里阿斯率领雅典的3000名重装步兵、同盟者的军队和马其顿骑兵600名(他们是柏第卡斯兄弟的人)进攻波提狄亚。柏第卡斯曾短暂地同雅典人结成同盟,但很快转向与阿里斯特乌斯结盟。从兵力上,阿里斯特乌斯与科林斯人并不占便宜。阿里斯特乌斯于是制定了战略计划,他决定自己与科林斯人在地峡上守卫波提狄亚等待雅典人前来进攻,然后让同盟者和波提狄亚人从奥林苏斯偷袭雅典人后部。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战略。但是,雅典方面的卡里阿斯也有其战略计划。他派出一部分同盟军和马其顿骑兵前往奥林苏斯打击可能出来的阿里斯特乌斯的援军,自己则率领雅典精锐进攻波提狄亚。这场小规模的战争开始后,阿里斯特乌斯和科林斯人一开始击败了雅典的进攻部队,但是奥林苏斯的援军被马其顿骑兵逼回。当马其顿骑兵与雅典军会合后,阿里斯特乌斯和科林斯人实际上被击败了,他们逃回了波提狄亚城。


我们可以看到,在波提狄亚之争中,雅典(卡里阿斯)和科林斯(阿里斯特乌斯)方面都制定了各自的战略计划。雅典的战略计划显得更加周全,他们将来自奥林苏斯的支援考虑在内,并有一定的应对措施。他们能够做出这样安排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有相对多的兵力。波提狄亚争夺战中,雅典人战略的成功,主要在于两点:1、有足够的资源;2、充分预期敌人的战略。


在这次小规模的战争中,波提狄亚和同盟者300人阵亡,雅典公民重装骑兵阵亡150人。尽管雅典人将军卡里阿斯也阵亡了,但他们赢得了战役的胜利,并随后围困了波提狄亚。雅典人在波提狄亚的北部修筑了一个要塞。雅典将军佛米奥率军抵达波提狄亚南面的帕列涅,也在帕列涅朝波提狄亚的一面修筑了要塞。于是,位于地峡中部的波提狄亚两面被围了。实际上它是四面被围,因为它的另外两边是大海。


本文虽只分析了两个事件,但可以肯定的是,古希腊时期的战略思想,至少有以下几个重要方面:1.强调战争发生的环境、背景因素;2.注重为战争做好资源准备;3.注重为避免战争或赢得战争而进行的战略传播(制造舆论、游说等);4.在战略传播中(具体表现为游说、演讲、辩论等),修辞术是体现、实现战略意图的重要手段;5.若想获得战争的胜利,必须精密分析参战方投入战争的具体兵力、装备等具体因素。值得一提的是,《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对战争双方多场游说、演讲和辩论的详述,继承了希罗多德在《历史》中重视辩论的叙事风格,早于亚里士多德《修辞学》的问世,奠定了西方人重视辩论和修辞的传统,亦成为现代西方公共关系学中修辞流派的源头之一。

 

(作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历史语言与战略传播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近著《龙影:西方世界中国观念的思想渊源》,长篇历史小说《大宋王朝·王国的命运》)

 

标注信息:

[1].参见【古希腊】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徐松岩,黄贤全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2.参见上书,第15页。

3.详见上书,第19页至25页。

4.同上书,第23页。

版权声明:
1、为尊重原创,本站文章(尤指标注《国际公关》杂志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2、凡本站标注“来源:XXX(非中国公关网)”的作品,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获取授权,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
3、部分图片标注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告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
4、如需向中国公关网投稿,请发送稿件至:info@cipra.org.cn

网站导航